????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苦心修炼,林逸城这套追雁剑法,早就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。

????残剑的眼睛也亮了,像他这样的剑客,看见一种新奇的剑法,就像是孩子们看见新奇的玩具一样,有种无法形容的兴奋和喜悦。

????直到林逸城使出追雁第七剑,他都不舍得对林逸城下死手。

????因为他从未见过如此精妙绝伦的剑法,便忍不住想要多看几眼。

????从始至终,他都没有看出这套剑法的漏洞,只要有一点漏洞,这套剑法在他心里就不再特别,而林逸城也就必死无疑了。

????其实道理很简单,如果他要动手,他甚至不需要动用手中的残剑,就可以了结林逸城的性命。

????所以说,他要杀林逸城,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。

????何晋也是如此,他在残剑面前,只有抵抗的能力,却没半点还手的余地。

????在交手了十几个回合之后,残剑也没有了耐心,何晋便也倒在血泊之中。

????剑拔出来的时候,剑尖还带着血。

????残剑轻轻的吹了吹,鲜血就一连串从剑尖上滴落下来。

????他脸上虽然还是全无表情,但那双冷漠的眼睛,却己在发着光,看着林逸城问道:“你们明知不是我的对手,为什么还要做无畏的挣扎?”

????连总镖头和高飞都已经倒下了,林逸城很清楚,他也不会例外。

????林逸城一直都很怕死,可这一刻,他突然不怎么怕了,因为他知道,在黄泉路上,还有高飞和总镖头给他做伴。

????想到这里,林逸城突然笑出声来。

????残剑一怔,冷哼道:“你死到临头了,居然还笑得出来?”

????林逸城不以为然地道:“反正横竖都是死,我笑又如何?”

????残剑冷冷地道:“你以为你想笑,就定能笑得出来?”

????林逸城也冷笑道:“难道不行吗?你了不起就一剑杀了我!”

????残剑反问道:“难道你真不怕死?”

????林逸城实话实说:“我怕,我怕的很。”

????残剑不解地问道:“既然你怕死,你现在跪下来求我,也许,我可以让你活的比他们长一些。”

????“呸!你就算杀了我,我也不会向你这个残酷无情的刽子手求饶!”林逸城嘴里咒骂着,又一次举剑,向残剑攻了过去。

????“我要杀了你,替死去的弟兄报仇!”

????林逸城这句话,只不过是为了给自己壮胆罢了,他其实也很清楚,自己根本杀不了残剑。

????残剑冷哼一声:“一个连内力都没有的废物,居然还想报仇?看来我是给你脸了!”

????“既然你不想活的长一些,也不想死的痛快一点,那我就成全你,让你生不如死!”

????话还未说完,残剑“刷刷刷”三道剑气,横空飞出,划在林逸城的身上。

????林逸城初时不觉疼痛,只感皮肤冰冷,可他反应过来时,已经皮开肉绽了。

????“啊………”林逸城吃痛惨叫,全身无力的跌在地上,鲜血已经沾湿了尘土。

????残剑走过去,低头看着林逸城,冷笑道:“你本来可以死的舒服一些的,可惜你不知好歹……”

????林逸城眼中,都是仇恨,和不甘的怒火。

????可他什么也做不了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残剑从他身上越过。

????残剑看着镖队其他人,幽幽地说:“现在轮到你们了。”

????镖队中没有人敢说话,他们甚至连求饶和逃跑的勇气都没有,只是惊恐万分地看着残剑。

????就在这时,镖队中的一个马夫挥动着长鞭,伺机骑马逃跑,“驾!驾!驾!”。

????这已经是快的了。

????马儿吃痛,痛苦的嘶吼了一声,随后一个神龙摆尾,马儿更象疯了似的尥蹶子似的跑,而逃跑车夫没抓稳,被甩在地上生死不知。

????“还想逃跑?”残剑冷笑着,缓缓走了过去。

????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马夫,残剑顺手将他的脑袋切了下来,又分成了两半,露出了里面的脑仁。

????残剑回过头,指着马夫的脑袋,对镖队其他人说:“还有谁想跑的?这,便是他的下场。”

????所有人都吓傻了,没有人敢答话,也没有敢再想逃跑了。

????他们就像是任人宰割的羔羊,在等待着残剑的处置。

????“畜……牲,不……你连禽兽都不如……”林逸城趴在地上,咬牙切齿地看着眼前这一幕。

????忽然身上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,林逸城大喝一声,爬了起来,纵身一跃,再次向残剑刺了过去。

????瞧着林逸城回光返照的一击,残剑阴冷的笑着,举起手中的残剑,用力划了一道剑气,剑气迅猛而出,向林逸城飞了过去。

????林逸城咯噔一下,想要用青光剑抵挡,只听“砰”的一声,他手中的青光剑,便被残剑的剑气,一分为二,劈成了两段。

????而林逸城也因为受到剑气的猛烈侵袭,往后退了几步,终于还是不支,重重倒在了地上。

????林逸城还想撑起身子起来,忽然觉得头昏目眩,腹中翻江倒海,一股不可压制的力量,由下往上冲涌,瞬间就把两腮鼓满。

????嘴巴已经不可被手捂得更严实,反而在腹中再次收缩冲破一切封锁,林逸城“哇”的一声,肚里的鲜血一股脑儿吐出来。

????林逸城喉咙一阵阵辣生生的感觉,脑门冒出冷汗来了,擦拭嘴巴边上的鲜血,还想再起来,却昏死了过去。

????看着倒在地上的林逸城,残剑踩着重重叹了口气,冷冷地道:“可惜啊,你还这么年轻。”

????“如果你肯跪下来求我的话,你本可以多活几天的。”

????“既然你不愿意,那我也是时候送你上路了。”

????话说着,他便举起手中的残剑,准备走到林逸城的身旁,将林逸城的脑袋分成两半。

????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有自己的嗜好,残剑虽然是个杀手,却也是个有爱好的人。

????普通的杀戮,已经不能让他有感觉了,他此生最大的乐趣,就是将对手的脑袋切成两瓣。

????只有这个时候,他才会感觉到自己还活着,才能感受到快乐,一种畸形的快乐。

?????ps.新的一周,新的开始,感谢“泥捏的小鸟”、“书友20191016”、“黄先生i”这三位小伙伴的打赏支持,感谢每一位喜欢本书的朋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