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自从赢了blueblack后,全队上下的精神头别提多足了,困难会让人团结,队中的气氛也达到和睦的顶点。

????队友们难得起了龃龉,而且竟然都不相让,说着说着都有点上头。

????李栎挠挠下巴,情况很反常嘛。

????三人组成军以来,A、B两组谁上场几乎都是李栎一锤定音,而且谁上都没人有异议。汪晨尊重张汉这个前辈,而张汉也有扶持后辈的心。

????往常非常和谐的,今天怎么争上了?

????“别吵别吵,”李栎放下行李,走到他们中间调解道,“好好说话,老张先说。”

????“对天狼,我想上场,我……”张汉说到这,瞄了汪晨一眼,“资历深,有经验。”

????一向不会“倚老卖老”的张汉突然说出这种自恃资历的话,听着就不对劲,李栎心念一动,故意问了句不相干的话。

????“晚上的外卖叫了吗?”

????汪晨本来沉浸在满满的情绪里,一下子被这句带着烟火气的话给带的有点“出戏”:“叫,叫了,估计快到了。”

????“太好了,”李栎揽住张汉的肩膀,不由分说地把他往外走,“走走,咱们去门口等等。”

????把张汉带出门后,李栎松开手:“怎么回事?”

????“队长。对天狼,我想上场,这一轮就别让小汪上了。”张汉还是这两句话,翻来覆去的说。

????李栎一看就看出来,张汉有难言之隐,他想了想后,似有了悟:“怎么?担心会输?”

????队长向来直言不讳,张汉也习惯了,闷声嗯了一声。

????李栎点头,担心正常,别说张汉了,他都担心的要命。

????跟blueblack那场就是靠着李荔超超水平发挥,以及匠心独运的部署,侥幸获胜的。这轮比赛,对上更强的天狼,李荔又换人了,可以说,胜率已经蹭蹭下降,就快看不见了。

????但张汉又似乎不是单纯的怕输,因为怕输,所以争着要上场?根本不符合逻辑啊。倒不如说,因为怕输,所以不想把自己的命运交到别人手里。

????第五轮对bb,汪晨的发挥瑕不掩瑜,虽然一开始就被针对,死了两次,中间还哭了一回,但哭归哭,他没气馁,还是依照李荔的指示按部就班地完成了。

????对上联盟数一数二的强队,能够不怯场已经很不错了,要啥自行车呢。

????张汉这会争着上场,与其说是担心汪晨太嫩,不如说是担心汪晨顶不住巨大的压力。

????天狼的战斗风格就像群狼撕咬,那是相当残暴的,对于新人而言,怕是会做恶梦吧。

????“小汪还年轻,他还有大好的未来,我不想他留个阴影什么的,”张汉沉声说道,“我比他有经验,还是我上吧。”

????李栎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????“今天放图,咱们先看地图,依据地形,谁的职业更能发挥,谁上。”李栎说道。

????“队长!”

????张汉有点着急,他都已经把话说的这么明白了,怎么队长还这么说?谁的职业更适合谁上,那他说的那些不就白说了吗?

????难道队长不明白,对于没有经验的新人而言,一次彻底的失败,将如附骨之蛆一般无法甩脱。张汉自己无所谓,他的职业生涯已经走到了末尾,可汪晨……

????“老张,”李栎打断张汉满脑子的胡思乱想,语重心长的说,“我相信,无论是你,还是小汪,只要战队需要,都是顶得住的。我们一定要根据地图,谁合适谁上。根据地图,调整主技能副技能的选择,不是再正常没有的事了么?”

????张汉沉默了,半晌后艰难地问道:“队长,我们能赢吗?”

????“我不知道。”

????李栎诚实地答道,他的脸上没什么担心焦虑的神情,有的只是平静、乐观和积极,“都说‘不打无准备之仗,不打无把握之仗’,天狼实力强,这是他们的优势,我们的劣势。就因为这样,我们才要更好的做好赛前的准备,把能发挥的实力全部的发挥回来。”

????“要相信你的队友。咱别意气用事。”李栎最后说道。

????张汉才刚点头,忽然听到一声急迫的叫喊由远及近而来:

????“让一让!躲开,躲开——”

????刺啦——

????刮人耳膜的刺耳刹车声在近旁响起,一辆外卖电动车从斜刺的小街口窜出,车速太快,即便骑手尽可能地刹车了,但还是抹过了李栎的身体。

????李栎只觉得一股大力带着他一下子失去了平衡,千钧一发之际,他本能地用手去撑地面,但还是歪倒,重重砸在地上。

????下一秒,身上好几处火辣辣地疼了起来。

????“李荔!”

????张汉吓出一头汗,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,所有队友的名字争先恐后地塞在嗓子眼儿里,他手脚冰冷,声音都变调了。

????却见地上的李栎突然间给烫着了似的,连滚带爬地窜了起来,嘴里嚷嚷着:“我去!吓死我了!还以为……”

????以为后面的话他没说出口,在被电动车撞的那个瞬间,李栎脑子里闪过一个奇怪的念头:或许再被撞一次,就能各归各位了。

????当初就是因为电动车横冲直撞,把他撞了个倒仰,才开启“灵魂交换”的超自然事件。如果在现在这个关键时刻,他能和李荔换回原位,那青锋不就稳了吗?

????但可惜没有如果。

????“队长,没事吧?要不要去医院啊?”张汉终于反应过来,忙围着他打转,“哪疼?哪不舒服……”又去指责外卖骑手,“你往哪撞呢!出了事怎么办?”

????就算他不说,撞了人的骑手自己已经吓得半死了,脸色惨白地半句话也说不出来,只能连连鞠躬,过了三四秒后才一遍又一遍地开始道歉。

????李栎活动了一下肩颈和手脚,自我感觉了一下。膝盖和手腕手肘擦破了层油皮,脸上也挂了彩,其他地方没什么大碍,什么扭伤挫伤骨折之类的都没有。

????不幸中的大幸。

????“我没事,”看着骑手吓得面如土色,李栎摆摆手,“下次小心点吧……我们的外卖呢?”

????有惊无险后,李栎有些蠢蠢欲动,他自己撞车没成功,说不定得和李荔同时撞才有效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