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青风还没有回答,剑灵儿也在剧痛中回过神来。

她绝美、稚嫩的脸上浮现一抹不解和茫然之色,好像一点不认识青风似的。

?“师兄,你这是干什么,快放开我?”

“我的好师妹,我再干什么,你还不清楚了吗,你还真是疼我爱我的好师妹,是这样的,这广寒玉露本来就是给我治病用的,你却丢给了其他人,这一点让我很不开心,你不是说过吗,我的是我的,你的也是我的呢,你怎么能把我的东西给其他人呢,这个人还打伤了我。”

青风一脸看傻瓜的笑容,冷笑道。

都到了这个地步,剑灵儿还不明白,他明明就是想要拿着剑灵儿来威胁莫凡和剑墟。

莫凡赢了剑墟这个老东西,以他对剑墟的了解,剑墟肯定怀疑他之前的话。

莫凡又跟剑墟说了那么多事情,一旦剑墟查出来他跟冯九儿的事情,他就等着万剑穿心而死。

眼下是他唯一的机会,拿住剑灵儿和广寒玉露。

这两个,一个是剑墟的命根子,一个是莫凡拼命也要拿到的东西,只要他拿住这两个,就能活下去。

“师妹,你可不要乱动,我受了重伤,手有些抖,如果刺入你的紫府,那就没有人能够救你了。”

青风警告道。

紫府是一个修士最重要的地方,紫府被破,必死无疑。

“师兄,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

剑灵儿神情一怔,两眼含着泪道。

就在刚才,她还想着把广寒玉露给她师兄留着,没有想到,竟然会这个样子。

“想知道吗,我告诉你,如果你不是剑墟的女儿,我根本不会对你那么好,你这样幼稚、天真的女人,没有男人会喜欢,还是九儿更有女人味一些,现在懂了吧,我为什么要这样。”

青风毫不遮掩,直接道。

“这,这……”剑灵儿眼中尽是不敢相信之色,泪水汹涌而出,混着太阳穴的血水一起向地面上落去。

她怎么也没有想到,一直觉得对她最好的师兄,竟然是这样想她的。

“这样你应该明白了吧,还需要我再解释下吗?”

青风冷笑着道。

“青风,你够了,再敢跟灵儿说半个字,我让你魂飞魄散,永世不得超生。”

剑墟终于忍不住,沉声吼道。

不仅剑灵儿看错了人,他也瞎了眼,竟然收了这样一个徒弟。

他不仅准备将灵儿嫁给青风,还准备把剑宗交给青风。

而且,莫凡之前说的话他不是太相信,青风会做出那样的事情。

但是现在,他一点不怀疑,青风会这样做。

“师傅,别生气,我也是没有办法,谁让你输给了那个小子,又相信那个小子的话呢,我也是自保,才不得不出此下策。”

青风也不害怕,冷冷一笑道。

有剑灵儿在手,他根本不需要惧怕剑墟,哪怕剑墟是仙榜前十的人也是如此。

他手中的短剑名叫破魂,只需要他一个念头,便会让剑灵儿魂飞魄散。

尤其是这一剑已经刺到了剑灵儿紫府的外面,死亡率更高一些。

在剑墟面前,他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抵挡剑墟愤怒一剑。

但是,一念的时间还是有的。

“你想怎么样?”

剑墟眉头一凝,道。

那把剑是青风在一个秘境找到的,因为过于邪恶,他几次要求青风丢掉,没有想到青风并没有照做。

有这一把剑,他确实也很麻烦。

“很简单,先让其他人退开。”

青风冷冷一笑,道。

剑墟也是因为距离他太远,所以才没有办法的。

为了他的安全,其他人也要退开比较好。

尤其是秦宇,虽然是个医仙,但是实力也不容小觑。

他见过秦宇出手几次,可以说出神入化。

“你们退下。”

剑墟面色微微一沉,眼中闪着豪光,命令道。

秦宇跟其他剑修眉头微凝,眼中露出不甘心之色,纷纷向后退去。

“我按照你说的做了,然后呢?”

剑墟跟着问道。

“也很简单,你刚才劈了那个小子三剑,礼尚往来吗,你又比那个小子辈分高许多,卸下你身上剑意和护体仙气,让那个小子劈上三十剑好了。”

青风笑道。

他最安全的情况,就是剑墟这个最大的障碍死掉,否则的话,就算他逃到天涯海角也必死无疑。

莫凡能够挡下剑墟三剑,实力还是非常强的,三十剑很有希望重创剑墟。

如果三十剑不够,那就三百剑三千剑,直到劈的剑墟重伤惨死为止。

“你。”

剑墟眼睛微眯,两抹寒光自他眼中浮现。

让他怎么样都没有关系,但是这样的话从他辛辛苦苦养大的徒弟口中吐出来,那就是不一样的感觉。

如果不是故人所托,青风怎么可能有现在的修为和地位,说不定在什么地方承受普通人的生老病死之苦。

他给了青风机会,青风却是给他这样的回报。

“怎么样,师傅,你这是置师妹的性命而不顾吗?”

青风冷笑道。

“可以,只要你不要伤到灵儿,怎么都可以。”

剑墟忍着熊熊怒火,拳头一握,身上如铠甲般的剑意和灵气纷纷散开,露出他的身体来。

“师傅!”

不少剑宗弟子直接跪了下来。

剑墟可是他们剑宗的宗主,剑修的领袖,怎么可以承受青风这个叛徒这样的羞辱。

“不,父亲,不要。”

剑灵儿哭着道。

莫凡被她父亲伤成这个样子,让莫凡对她父亲动手,她父亲肯定身受重伤。

剑墟紧咬着牙齿,好像没有听到剑灵儿的话一样,朝深坑里的莫凡看去。

“小子,刚才是我劈了你三剑,现在到你了,如果我记得不错,你能够控制净土,净土手中应该还拿着杀道神器阿鼻吧,用那把剑来对付我,加上你的逆仙之力,应该能够伤到我的无上剑体。”

剑墟平静的道。

他怎么样都没有所谓,堂堂仙榜前十的人,没有那么容易被杀死。

只要青风能够在他照做的时候,能够信守承诺就行了,其他的都无所谓。

一时间,所有人的目光全部朝深坑里的莫凡看去。

?